【俊哲】胡言乱语小诗


摁头失败

小张拥有

一副好听的歌喉

好听到有天海妖说

如果你愿意把声音给我

我给你两千万现金

小张说你放屁

只两千万?

赚起来不是挺容易

 

阿佛洛狄忒喜爱不被海妖诱惑的男孩

于是她派厄洛斯给予奖励

厄洛斯背上弓箭

对着小张百步穿杨

阿佛洛狄忒问,你可看清那可爱男孩的对象?

厄洛斯说,看清了,她就被他搂在怀里,圆圆滚滚

有点儿像多啦A梦

阿佛洛狄忒说,笨蛋!那是篮球!

 

小龚拥有

一双好看的大手

从不佩戴首饰

一日断臂维纳斯实在忍不住

她说你借我一只耍耍可好?

小龚说大姐

少套路我

我们哪有那么熟?

 

维纳斯很受伤

于是她誓要叫小龚付出赔偿

丘比特提着小箭囊上路

胡乱发射一通

维纳斯问,是哪个姑娘将把那傻子的心伤透?

丘比特说,我知道,她就平躺在他家床上

他一看见就高兴,那脸红彤彤的,眼睛都发亮

维纳斯说,蠢货!那是钞票!

 

与此同时

小张小龚在六月的横店

在诸神鬼怪俗世纷争以外

偷偷相恋

他们汗流浃背 早出晚归

他们白日相伴 彻夜共饮

小龚说,今夜月色真好

小张说,我想与你一起虚度时光

 

小龚从不戴首饰

偏偏却为小张戴起了戒指

 

小张一副好嗓子

最后又只学会了小龚的傻笑

 

阿佛洛狄忒说,不是我

厄洛斯说,也不是我

维纳斯说,我没干

丘比特说,我也没干

弗丽嘉说,我不明白

哈索尔说,我有点方

月老说,俺也一样

这该死的甜美爱情竟比俺们计划的还要美好--

 

维纳斯拍案而起,老娘不信

你们一定有人撒谎

 

小龚说,我好像听见有人为我们争吵

小张说,我想听你唱当

小龚说,他们说我们不该相爱

小张说,你快抱我睡觉

 

 

 

 

优先等级

 

不重要:

今天的热搜

热搜下面的评论

采访时被问的问题

合体节目上表现有没有分寸

重要:

今天谁洗碗

(小张:我不管谁洗碗

但肯定是你做饭)

小张又熬夜到几点

小龚又瘦了几斤

相互监督时说话

对方听不听

 

 

 

 

他们都有光明的未来

 

小张站在岸边等退潮

小龚坐在家中等小张

(还抽空去码头整了点薯条)

 

 

 

小龚捡到了神灯

 

灯神说,人类

我可以回答你三个提问

 

小龚问,啊!是真的吗?

灯神回答,是,人类

你还有两次机会

 

小龚问,啊?这个不算好不好?

可以重来吗?

灯神回答,不好,不可

再见

 

小龚垮了脸

 

小张说,哎呀

都是假哒

你看那破灯神忒讨人嫌

衣着寒酸 蓬头垢面

他要是灯神

我是你爹

 

 

 

他们趾高气扬

 

小张

举着高尔夫杆

像举着最高指挥权杖

 

小龚

牵着小张的手

像牵着一整座移动城堡

 

 

 

一些趋于混乱与无序的知识

 

Bruno Mars

抢地主时总是啃着

一个不知从何而来的苹果

 

南京某酒店停车场中央

房车边上

放着一套无人认领的罗马建筑乐高

 

一场大雨把静香与大雄

困在鸡鸣寺樱花树下

一个读书

一个算数

 

鸵鸟在阳光长时间照射之后

会随机脱皮成茧

变成孔雀

或是蝴蝶

 

再或者是

一条藏不住尾巴的龙

 

 

 

躲猫猫

 

猫猫会藏在:

橱顶柜里

冰箱和空调上

书架最高的那格

卧室门正上方的篮球框中

烘干机上面的洗衣篮里

 

那些找猫猫的人前赴后继

都在脖颈酸痛抽筋以后

渐渐明白两个道理

一:猫猫可能会飞

二:猫猫实在很皮

 

但猫猫还会藏在:

林宥嘉的歌里

柏拉图的哲学盛世中

江湖某某山庄前院阳光树叶的间隙

Instagram上高尔夫短视频的标签底下

 

这种时候

只有小龚能找到他

他会在那些吵吵闹闹的人群散去以后

接他回家

 

 

 

猫咪其二

 

猫咪烦躁不安

把厕所的卷纸扯完

接着在沙发上薅了个洞

掏出那白棉

扔入风中

又抓花了小龚的脸

 

猫咪大喊

姓龚的你他妈再叫我什么猫猫猫咪的

老子跟你没完

 

 

 

当代年轻人无法无天

 

卧室

后台

车里

野外

储物室

落地窗前

厕所隔间

隐秘而享受

而一语不发地

玩手机

对,是玩手机

 

直到小龚遇见小张

他开始玩一些别的东西

 

 

 

半路钓系张某某

(此篇灵感来源:Sandra by Charles Bukowski)

 

小张

顺着床沿滑落于地

他轻踩碎步

踩出一室旖旎

他对小龚缓缓漏出—

一个挑衅的笑容

衣领扣子解开后的小片绯红

半声暧昧不清的喘息

夹在指间的套子

他的屌

还有他的一颗真心

 

小张

踮起脚尖

仰首向前拥去

他毫—

无章法

       不犹豫

厘不让

又决绝无畏地接连挑开—

小龚的—

额前碎发

柔软温热的双唇

裤带与衬衣

       和两人那—

东躲西藏不愿明说的心意

      

小张在钓—

       小龚胯下蛮横疯长的情欲

       和就此二人终生有托的安定与欢喜

 

 

 

一见钟情一见钟情一见钟情一见钟情

 

你的眼你的脸你争抢着给我夹菜时张扬肆意的笑

你的胸你的臀你非要灌我酒时无意撒出的娇

你的歌你的唇你漫无目的地抬眼朝我探寻张望

连那武术指导都询问我怎么忽然就同手同脚

 

你的傻你的憨你认真训练时厚实诱人的肌肉线条

你的哈你的嘿你修长手指轻浮一挑又稳稳落在剧本边角

你的窘迫不安你的不卑不亢你偷摸打量我时漂亮嘴角压不住翘

于是我说我喝多了你扶我一把哎不行走不动了不如你直接把我背上

我还说小龚啊那啥我助理已经睡了我其实记不太得我房间号

 

床的震床的摇空调被掉在地上灯光在头顶摇晃

谁失手打翻了床头柜上的水杯谁找了半天没找着套

谁难耐地喘谁故意惊叫谁说哇你身材真好谁说快点你到底操不操

谁说大哥我才反应过来你好狡猾你一开始就没醉吧硬成这样

 

谁堵了谁的嘴谁抚上谁的裆谁扭着腰拽着床单借着酒意大胆直视对方

谁英勇无畏扑向谁纵的火谁顺水推舟破了谁设的招

谁被谁的炽热温柔包裹谁被谁的坚硬体贴照料

谁上一秒还在浮萍浪迹摇曳飘荡下一秒睁眼被人困在怀中已是天亮

小张说,这发展还真挺老套,主要全怪小龚这人太骚